七十一团简史第一章第一节——积极策划 起义溶编 挺进新疆

发布:七十一团  作者:71  编辑:71  时间:2017-12-18 11:29:57   浏览:20

 

DSC07257.JPG


1949年9月9日,国民党91军191师骑兵团团长曲绎兴通电起义,接受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军溶编,改番号为人民解放军六军骑兵团,跟随王震将军率领的部队挺进新疆。全团官兵按照六军党委指示,不畏艰险驰骋东疆、北疆追剿顽匪,参加修建迪化(现乌鲁木齐市)和平渠。移防新源平定叛乱维护稳定。在部队建立党委加强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帮助地方建党建政。在那拉提到哈拉布拉绵延100多千米的亘古荒原拉开屯垦戍边的序幕。全团干部战士爬冰卧雪,夜以继日,开荒造田,凿渠引水,白手起家,趋利避害,重点开发阿克齐,将荒无人烟的芨芨草滩变成了万顷良田。骑兵团党委用战略眼光规划农场,营房建设和路、渠、林、田统一设计,为团场正规化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第一节 积极策划 起义溶编 挺进新疆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四师七十一团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军骑兵团。1949年9月9日,国民党九十一军一九一师骑兵团宣布起义,9月11日溶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军骑兵团。

骑兵团在“西安事变”之前,系张学良将军部属,1946年整编为国民党九十一军一九一师骑兵团,团部驻甘肃省酒泉县。

  1949年8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国民党军占领的兰州城团团围住,兵临城下,兰州告急。国民党九十一军一九一师骑兵团奉命增援兰州。8月26日,骑兵团刚行至甘肃永登县境内乌鞘岭大靖一带,兰州已经解放。国民党政府已成土崩瓦解之势,素有“抗日救民,为吾宗旨”思想的骑兵团团长曲绎兴,不甘做蒋家王朝的殉葬品,开始筹划起义投诚大计。他在榆中召开军士以上动员大会,表示“要把大家引向一条光明大道”。

    为了起义,曲绎兴多次派人与解放军联络,均未成功。此后,曲绎兴又两次亲自赶到乌鞘岭,终于与解放军六军侦察科科长王正臣接上头,受到解放军的热情接待。六军当即向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作了汇报。

    曲绎兴回团不久,六军军长罗元发于9月8日派侦察连王寿延、郭凤山、焦常福3人带彭德怀亲笔信前去联络,在一幢小土屋里见到了团长曲绎兴。曲绎兴团长看了彭德怀的亲笔信后,心情非常激动,热情款待3名侦察员。9月9日,曲绎兴致电彭德怀,宣布起义,脱离国民党政府。9 月10日,解放军六军派白家德、张宗耀为代表,与曲绎兴共同约定9月11日部队在松山镇郊区,接受解放军溶编。

这天,秋高气爽,数十面红旗迎风招展。曲绎兴率领500余名官兵,带着枪械和火炮,伴着600多匹战马的咴咴嘶鸣声,撤至松山镇郊区一座小学的操场上。六军军长罗元发和五十团全体官兵列队欢迎,欢迎大会由五十团团长刘光汉主持。六军军长罗元发代表一野司令员彭德怀在大会上致词,高度赞扬了骑兵团弃暗投明的壮举,勉励全体官兵要为人民服务、为祖国效力。当宣布国民党九十一军一九一师骑兵团正式溶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六军骑兵团”时,全场沸腾,起义官兵群情激昂,个个昂首挺胸,振臂高呼“跟着共产党走”、“毛主席万岁,万万岁”!团长曲绎兴和副团长王守贤握着六军军长罗元发的手激动地说:“我们戎马生涯几十年,今天才算是走上了一条光明大道”。从此,骑兵团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跟随中国人民解放军向西挺进。

   骑兵团团长曲绎兴率全团官兵主动起义,接受解放军溶编,是曲绎兴在国家命运发生重大转折的关键时刻作出的明智抉择,选择光明,选择革命,冒着生命危险,义无反顾,率领全团官兵投身革命,将一支国民党旧军队,带入解放军的革命大熔炉,改造成为英勇善战的解放军骑兵劲旅。曲绎兴率全团官兵主动起义,向往光明,主动接受共产党领导的壮举,减少了内战给人民带来的流血和牺牲,为新中国的解放和建设做出了贡献。

   松山起义以后,六军党委宣布十七师特务营营长吴特任骑兵团政委、十六师联络科科长胡天舜任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四十九团副参谋长唐光任参谋长,并从各师、团抽调30余名富有政治工作经验的干部到团任职。得知此消息后,不少骑兵团官兵急切地到团部询问共产党干部到来的确切时间,并忙着为他们腾房子、准备伙食。当六军选派的干部们到达骑兵团后,全体官兵列队欢迎,热情问候,表达了全团官兵对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爱戴与拥护。

    骑兵团于9月16日到达西进第一站甘肃武威,休整了一个星期。部队组织对起义人员进行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传统教育,教唱《解放军军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革命歌曲。

    西进第二站是张掖。此时各连已配齐政治指导员,部队陆续开展了民主诉苦运动、废除军阀作风、提倡官兵平等和三大民主等教育活动。

民主诉苦,是对全团官兵进行政治教育的第一课,分对比、诉苦和总结宣誓三个阶段。诉苦运动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阶级教育的一种形式,通过控诉旧社会和反动派所给予劳动人民之苦,提高部队的阶级觉悟和战斗力,加强全体指战员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坚强团结,万众一心,认清敌人,不怕牺牲,英勇杀敌。

骑兵团大多数官兵出身贫苦,很多是被迫抓去当兵的,饱尝了军阀剥削和压迫的苦难。接受溶编后,看到解放军的军长和士兵穿一样的衣服,说话态度和蔼可亲,丝毫没有官架子,更没有军阀主义作风,与士兵同甘苦共患难而深受感动。解放军每到一处,首先想到当地老百姓,为他们挑水扫院、洗衣劈柴;战士们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借东西如数归还,夜宿在外,不入民宅,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他们深深感到鲜明的对比,这才是自己的部队,官兵们亲身体验到国民党与共产党、起义前与起义后、两个政党、两支队伍、两种制度两重天。

    在诉苦阶段,各连都进行了摸底调查,让那些苦大仇深的战士上台做典型发言,有些连队还进行了访苦或请苦大仇深的老百姓到部队诉苦,启发、引导战士们倾倒苦水、深挖苦根。由诉个人苦、家庭苦、到诉整个劳苦大众的阶级苦,声讨封建剥削制度的罪恶,清算地主阶级、官僚军阀的剥削压迫账。

    通过对比、诉苦,广大官兵阶级觉悟迅速提高,明白了为谁当兵的道理。在各连的宣誓表决心大会上,全团有近50名官兵咬破手指写血书,表示永远跟着共产党走,彻底求解放。实践证明,诉苦运动是改造起义部队最有效、最扎实、最成功的教育形式。

    政治教育的第二课,是对起义军官进行废除军阀作风、实行官兵平等和三大民主教育。要求官兵在政治上一律平等,干部要学会民主管理的方法。军事上要充分发动群众,群策群力,经济上要账目公开,贯彻经济上民主管理的原则,坚决执行人民解放军统一的伙食供给标准。

    9月23日,六军由二兵团改为一兵团建制。部队由张掖出发,继续向西挺进。9月28日,骑兵团到达西进第三站,回到原团部驻地酒泉。留守人员得知骑兵团已光荣起义后,个个欢呼雀跃,酒泉民众也载歌载舞,夹道欢迎。

1949年9月25日,国民党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将军和新疆省主席包尔汉通电起义,新疆和平解放。

9月30日,骑兵团在酒泉召开进疆动员大会。会上,挑战书、应战书似雪片飞向主席台,歌声、口号声汇成一片。在新中国诞生的前夕,整个军营一片欢腾,古城酒泉的大街小巷灯火通明,操场上人山人海,无数的照明弹代替礼花在夜空连连怒放。

    10月1日10点整,一兵团召开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会,当从广播里传来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声音时,全体将士激动得热泪盈眶。“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此起彼伏,汇成一片欢乐的海洋。新中国的成立,给部队以极大的鼓舞。在庆祝会上 ,兵团首长正式宣读了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向新疆进军的命令。

    部队在酒泉期间,充分做好了入疆的一切准备工作。认真学习了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和《将革命进行到底》等著作;学习了进疆后特别要注意的各种民族政策;学习掌握了行军抗寒知识以及新疆少数民族的各种风俗习惯。部队为战士发了冬装,准备了9天的食物、油盐及部分烧柴,淘汰了老弱病残的战马,以饱满的热情和旺盛的斗志迎接剿匪和屯垦戍边的光荣任务。

    按照王震将军“骡马是屯垦和守边的本钱,绝不能受到任何损失”的指示,部队决定选派得力人员组成两个骡马大队,徒步赶马入疆。骑兵团派四连连长王友仁率100多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和全团600多匹精壮战马编入十七师骡马大队。10月7日,先于其他连队浩浩荡荡出了酒泉城,向西而去。

10月10日,一兵团二军、六军6万多人分批乘坐苏联援助的40架“里尔型”运输机,与从河西起义的国民党第八补给区以及华东、华北野战军调来的1000多辆汽车及部分骡马、骆驼等,相继离开酒泉,挺进新疆。

按军部安排,骑兵团除四连赶马入疆外,其余人员于11月16日乘车离开酒泉西进,19日抵达新疆哈密,22日分批乘飞机到达迪化。12月,部队驻防乾德县(现米泉市),团部设在古牧地镇。

四连官兵赶着战马,顶风雪、冒严寒,穿戈壁、翻大坂,披星戴月,风餐露宿,历尽千辛万苦,经过60多个日日夜夜,于12月13日安全到达乾德县古牧地镇。骡马大队副班长冯克述,天冷的受不了,他把自己的棉裤让给别人穿,晚上睡觉大家都往帐蓬里挤,他却睡在外面冻着,把地方让给别人。许多战士因爱护战马、吃苦耐劳而立功受奖。有5人立特等功,立大功3名,立小功7名。四连集体荣获六军军部颁发的“风雪三千里、赶马越天山”的大红锦旗,骑兵团胜利完成进疆任务

骑兵团经过进疆前的诉苦教育和政治学习及解放军部队一系列学习教育,已从思想政治、组织纪律、精神风貌各方面有了全新的转变,全团官兵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军骑兵团的崭新面貌,以饱满的政治热情和旺盛的战斗意志,开赴剿匪平叛建设边疆的战斗前线。


  • 上一篇: 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