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一团志—反正西进

发布:七十一团  作者:71  编辑:71  时间:2016-05-19 18:26:00   浏览:20

 第一节 西

  一、松山起义

  七十一团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军骑兵团。六军骑兵团原系国民党九十一军一九一师骑兵团(团部驻酒泉)。

  民国38年(1949年)821,中国人民解放军一野二兵团、十九兵团将兰州团团围住,兵临城下,兰州告急。国民党一九一师骑兵团奉命由酒泉开拔,前往增援兰州。826,刚行至甘肃永登县境内乌鞘岭大靖一带时,兰州已经解放。此时,国民党已呈土崩瓦解之势。素有“抗日救民,为我宗旨”思想的骑兵团团长曲绎兴,不甘做蒋家王朝的殉葬品,开始筹划起义投诚大计。他在榆中召开军士以上动员大会,表示“要把大家引向一条光明大道”。

  为了起义,曲绎兴多次派人与解放军联络,均未成功。此后,曲绎兴又两次亲自赶到乌鞘岭,终于与六军侦察科科长王正臣接上头,受到解放军的热情接待。当即六军便向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作了汇报。

  曲绎兴回团不久,解放军六军军长罗元发便于98派侦察连王寿延、郭凤山、焦常福3人身带彭德怀亲笔信前去联络,在一幢小土屋里,见到了团长曲绎兴。曲团长看了彭德怀的亲笔信后,心情非常激动,并对3名侦察员予以热情款待。

  99,曲绎兴致电彭德怀,宣布起义,脱离国民党政府。9 10日,六军派白家德、张宗耀为代表,与曲绎兴共同约定911部队在干柴凹集中,然后带到松山镇郊区,接受解放军溶编。

  这天,秋高气爽,数十面红旗迎风招展。曲绎兴亲自率领一连为前卫,四连断后,三连、机炮连、特务连居中(二连连长梁敏在部队集结途中率全连逃跑),500余名官兵,带着枪械和火炮,伴着600多匹战马的咴咴嘶鸣声,撤至松山镇郊区一座小学校的操场上,六军军长罗元发和五0团全体官兵列队欢迎,欢迎大会由五0团团长刘光汉主持。当宣布国民党一九一师骑兵团正式溶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六军骑兵团”时,起义官兵群情激昂,全场沸腾,个个昂首挺胸,振臂高呼“跟着共产党走!”“毛主席万岁,万万岁”!六军军长罗元发代表一野司令员彭德怀在大会上致词,高度赞扬了骑兵团弃暗投明的壮举,勉励全体官兵要为人民服务、为祖国效力。团长曲绎兴和副团长王守贤握着六军军长罗元发的手激动地说:“我们戎马生涯几十年,今天才算是走上了一条光明的大道”。

  从此,骑兵团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跟随中国人民解放军向西挺进。

  二、休整改造

  松山起义以后,当六军党委宣布十七师特务营营长吴特到骑兵团任政委、十六师联络科科长胡天舜任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四十九团副参谋长唐光任参谋长、并从各师、团抽调30余名富有政治工作经验的干部到团任职时,不少官兵急切地到团部询问共产党干部到来的确切时间,并忙着为他们腾房子、准备伙食。当他们到达团后,全体官兵列队欢迎,问寒问暖,表达了他们对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爱戴与尊敬。

  骑兵团于916到达西进第一站甘肃武威,休整了一个星期。期间对起义人员进行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传统教育,教唱《解放军军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革命歌曲。

  922,西进第二站到张掖。此时各连配齐了政治指导员,部队陆续开展了民主诉苦运动,进行了废除军伐作风、提倡官兵平等和三大民主等教育。

  民主诉苦,是对全团官兵进行政治教育的第一课,分对比、诉苦和总结宣誓三个阶段,实践证明,这一运动是改造起义部队最有效、最扎实、最成功的教育形式。

  骑兵团大多数官兵出身贫苦,有许多是被迫抓去当兵的,饱尝了封建剥削和压迫的苦难。他们接受溶编后,看到解放军的军长和士兵穿一样的衣服,说话态度和蔼可亲,官兵平等,丝毫没有官架子,更没有军伐主义作风,与士兵同甘苦共患难而深受感动。解放军每到一处,首先想到当地老百姓,为他们挑水扫院、洗衣劈柴;战士们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借东西如数归还,夜宿在外,不入民宅,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使他们深深感到这才是自己的部队,官兵们把国民党与共产党、起义前与起义后,做了鲜明的对比,亲身体验到两个政党、两支队伍、两种制度两重天。

  在诉苦阶段,各连都进行了摸底调查,让那些苦大仇深的战士上台做典型发言,有些连队还进行了访苦或请苦大仇深的老百姓到部队诉苦,启发、引导战士们倾倒苦水、深挖苦根。由诉个人苦、家庭苦、到诉整个劳苦大众的阶级苦,声讨封建剥削制度的罪恶,清算地主阶级、官僚军阀的剥削压迫帐。

  通过对比、诉苦,广大官兵阶级觉悟迅速提高,明白了为谁当兵的道理。在各连的宣誓表决心大会上,全团有近50名官兵咬破手指写了血书,表示永远跟着共产党走,彻底求解放。

  政治教育的第二课,是对起义军官进行废除军阀作风、实行官兵平等和三大民主教育。要求官兵在政治上一律平等,干部要学会民主管理的方法。军事上要充分发动群众,群策群力;经济上要帐目公开,贯彻经济上民主管理的原则,坚决执行人民解放军统一的伙食供给标准。

  923,六军由二兵团改为一兵团建制。两天之后,部队由张掖出发,继续向西挺进。

  928,骑兵团西进第三站,回到原团部驻地酒泉。留守人员得知骑兵团已光荣起义后,个个欢呼雀跃,酒泉民众也载歌载舞,夹道欢迎。

  三、进军新疆

  925,国民党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将军和新疆省主席包尔汉通电起义。

  930,骑兵团召开进疆动员大会。会上,挑战书、应战书似雪片飞向主席台。歌声、口号声汇成一片。在新中国诞生的前夕,整个军营一片欢腾,古城酒泉的大街小巷灯火通明,操场上人山人海,无数的照明弹代替礼花在夜空连连怒放。

  10110点整,一兵团召开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会,当从广播里传来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声音时,全体将士激动得热泪盈眶。“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欢呼声此起彼伏,汇成一片欢乐的海洋。新中国的成立,给部队以极大的鼓舞。在庆祝会上 ,兵团首长正式宣读了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向新疆进军的命令。

  在酒泉期间,充分做好了入疆前的一切准备工作。认真学习了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和《将革命进行到底》等著作;学习了进疆后特别要注意的各种民族政策;学习掌握了行军抗寒知识以及新疆少数民族的各种风俗习惯。部队为战士发了冬装,准备了9天的食物、油盐及部分烧柴,淘汰了老弱病残的战马,去迎接剿匪和屯垦戍边的光荣任务。

  按照王震将军“骡马是屯垦和守边的本钱,绝不能受到任何损失”的指示,部队选派了得力人员组成两个骡马大队,决定徒步赶马入疆。骑兵团派四连连长王友仁率100多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和全团600多匹精壮战马编入十七师骡马大队。107,先于其它连队浩浩荡荡出了酒泉城,向西急驰而去。

  1010,一兵团二军、六军6万多人分批乘坐苏联援助的40架“里尔型”运输机,和从河西起义的国民党第八补给区以及华东、华北野战军调来的1,000多辆汽车及部分骡马、骆驼等,相继离开酒泉,奔赴新疆。

  按军部安排,骑兵团除四连赶马入疆外,其余人员于1116乘车离酒泉西进,19日抵达新疆哈密,22日分批乘飞机到达迪化。12月,部队驻防乾德县,团部设在古牧地镇。

  四连官兵赶着战马,顶风雪、冒严寒,穿戈壁、翻大坂,披星戴月,风餐露宿。经过60多个日日夜夜,历尽千辛万苦,于1213,安全到达乾德县古牧地镇。许多战士因爱护战马、耐得艰苦而立功受奖。其中立特等功的5名,大功3名,小功7名。集体荣获六军军部颁发的“风雪三千里、赶马越天山”的大红锦旗。值此,骑兵团胜利完成进疆任务。